张学友的61岁生日过得不平静
更新时间:2022-08-12 01:44:16

  张学友的61岁生日过得不平静无奈之下,他只好在社交媒体发布声明,自证清白:“所谓听其言,观其行,本人是否爱国爱港,自有公论。”

  好在,这件事倒没有引起多大的争议,网友们几乎一边倒地支持张学友的拳拳之心。

  后来,他是“表情包之王”,是“逃犯克星”——连逃犯都忍不住要去听他的演唱会。

  再后来,他进入家庭港湾,然而他笑称,在家中的地位,要排在老婆、妈妈、孩子、狗之后……

  一个是许冠杰,港乐的开创者。一曲《鬼马双星》,揭开了粤语流行歌曲的序幕。

  那是1992年,“十大劲歌曲颁奖典礼“上,被称为“香江才女”的俞琤,给彼时31岁的张学友颁奖,她说:

  “希望他能够继续做一个好的榜样,令到他不单是众望所归,还会是无愧无悔地成为九十年代歌神的接班人。”

  这是张学友出道的第8年,因为这一席颁奖词,“歌神”的王冠戴在了张学友头上。

  只是,顶着“歌神”的光环太久,很多人都忘了,这个在舞台上叱咤风云的天王,他曾经的梦想,不是当一个歌手,而是当一个水手。

  在小学友稚嫩的脑瓜中,一直秉承着“龙生龙凤生凤,老鼠的儿子会打洞”的朴素价值观。

  所以,他始终坚定不移地认为,自己势必会延续父亲的事业,在一望无际的大海上乘风破浪。

  一瞬间,本来预计要走的康庄大道,突然挂了个指示牌,上面写着“此路不通,请绕行”。

  一个是他从小就喜欢唱歌,还经常被要求在长辈面前唱歌,一曲唱罢,夸奖声四起。

  因为张学友这孩子打小就皮,挨打就成了家常便饭。但就是在这一次次的挨打中,张学友突然发现,自己的哀嚎声也格外清亮。

  结果按下播放按钮,录音机里突然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——被媒介录下来播放的声音,往往与我们在大脑中听到的自己的声音不同。

  张学友吓到立刻把磁带扯出来,着急忙慌地撕掉了,他拒绝承认这个声音是自己发出来:“好难听!原来我的声音是这样的!”

  迈向社会之前,他心里直打鼓,想练练自己的胆子,于是他就将练胆的场所,放到了歌唱比赛的舞台上。

  毕业之后,他做过香港贸易发展局的助理文员,但因为离家太远,他又晕车,无奈放弃——是的,他这个堂堂船员的儿子,不只晕船,还晕车。

  如果当时这份工作的工资稍高一点,张学友很可能就会安于现状,而与歌神失之交臂。

  1984年,中国香港电台举办了第一届“全港十八区业余歌唱大赛”,冠军有签约宝丽金唱片公司的机会,以及一个7000块的唱片机。

  听此消息,张学友眼前一亮——哪个爱唱歌的好孩子,能拒绝一个如此豪华的唱片机啊。

  于是,他鼓起勇气报了名,一不留神,不仅将唱片机收入囊中,还一脚踏进了演艺圈的大门。

  签约之后,他闲来无事,就苦练签名,做着被粉丝簇拥、保安开道、签名签到手抽筋的准备。

  直到1985年4月,宝丽金为张学友推出了第一张个人专辑《Smile》,首张专辑销量就突破了20万。

  这一年,24岁的他获得了人生中第一个奖项——第8届十大中文金曲最有前途新人奖。

  这张专辑让他获得了广泛关注,那首专辑同名歌曲《遥远的她》一度成为他的代表之作,时至如今,仍有回音。

  第一次站在一万多人面前唱歌,他表面上一派镇定,然而手脚都紧张地发抖——紧张,是他每次登台前的常态。

  张学友曾经接受采访,说好友张国荣每次登场也会紧张,在后台,两个人互相攥着手,颤抖的频率几乎可以同频共振。

  “我到现在做几十年了,出场还是怕得要死。曾经有想过,你那么怕,你为什么要做呢,就是放不下自己喜欢的东西而已。”

  签名时,他会写一长串,寄语、中文名、英文名甚至日期都要统统写上——这个习惯也一直保持到了现在。

  这一年,谭咏麟连发两张专辑,张国荣也不甘示弱,推出的唱片《Summer Romance87》成为了当年全港销量最高的唱片。

  于是,初出茅庐的张学友,刚露出水面冒了个泡,谁知岸上风起云涌,啪唧又把他拍回了水底。

  从第三张专辑开始,张学友推出的几张唱片销量,开始持续走低,到了第八张专辑《昨夜梦魂中》,惨到只有几千张的销量。

  经受过一夜爆红、众人追捧的张学友,正被成功熏得飘飘然呢,难以接受自己如此快速的过气。

  “我晕得太深、太狠、太恶毒,这种眩晕让我无法看清自己真正的位置,只会像守株待兔一样等待下一次幸运的降临,结果我输掉了,而且输得很惨。”

  这是一个恶性循环,张学友夜夜喝得酩酊大醉,第二天开工时烂醉如泥,工作越来越不在状态,形象自然也日渐衰败。

  1988年5月,有人发现张学友在兰桂坊酗酒,被歌迷认出后,他还试图动手,丑闻轰动港台。

  再到10月份,梅艳芳举办了生日会,张学友作为朋友也受到邀请。中途,因为有人酒醉后扔蛋糕,所以生日会不欢而散。

  而巧合的是,张学友恰好被记者拍到了醉酒的状态,路人缘极低的张学友,顺理成章地扛下了这个锅。

  哪怕他多次澄清,自己只是轻轻抹了一下蛋糕,绝没有媒体报道的那般放肆无礼,没人相信。

  好在张学友自己也深知这个道理:“反正娱乐圈新人多的是,少你一个张学友,一群人在外边等着呢。”

  最初,因为唱片的收入不稳定,演戏只是他用来糊口的工作。谁知,阴差阳错之下,演戏却给了他一条意料之外的出路。

  张学友的第一部电影是1986年的《霹雳大喇叭》,他在其中扮演一个小警察,戏份不多。

  有一个武打动作迟迟不过关,重拍了60多次,他也被人用膝盖连顶了60多次。

  这是一个不学无术的黑帮混混,性格极端,简单冲动,提起角色名可能有人还会陌生。

  就是这样一个角色,不仅让张学友在多年之后,变成表情包界的扛把子,还让他捧回了自己演技上的第一座奖杯——第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配角奖。

  1991年,经历了漫长的蛰伏,张学友的经典之作横空出世——《每天爱你多一些》。

  这首歌获得了第14届十大中文金曲奖、十大劲歌金曲奖、商业电台叱咤殿堂至尊歌奖、金曲廿载十大最爱歌曲奖、香港电台世纪十大中文金曲奖……

  这张专辑在当年卖出了400多万张,迄今为止也依旧是华语乐坛最畅销的专辑之一。

  因为《吻别》太过轰动,这位个子不太高的少年,甚至还想去“偷”一张专辑,无奈《吻别》在音像店架子的高层,“作案”太过困难,这才悬崖勒马。

  他说过,“学友的《吻别》让我爱上流行音乐,也因为张学友的歌,才萌生了自己创作流行音乐的念头”。

  后来,周杰伦在《听妈妈的话》的歌词里写道:“你会开始喜欢上流行歌,因为张学友开始准备唱《吻别》。”

  1992年底,香港媒体《东方日报》用一首打油诗,形容了当时歌坛男歌手的风靡盛况:

  随后,这个香港发行量最大的报纸用“四大天王”对这四人加以“册封”,自此,流行音乐出现了新的高潮。

  “四大天王”时期,香港音乐不仅在港台地区风声水起,在内地的影响也不容小觑。

  正是因为“四大天王”,内地才出现了第一批真正意义上的追星族——当时,这个称号还没有限定在“追星女孩”身上。

  无论男女与老少,每个人都听过他们的名字;也不管是大城市还是小乡镇,到处都是这四个人的影子。

  今天理发店放《吻别》,明天录像厅唱《对你爱不完》,路这边是《谢谢你的爱》,路那边就是《今夜你会不会来》。

  四大天王的歌声、发型、服饰,甚至说话、走路的样子,都深深影响了太多人的青春。

  1993年,为了给前年发生在中国华东地区的水灾筹备善款,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了“减灾扶贫创明天”大型义演。

  他们也站在台上,和林子祥、谭咏麟、叶倩文、王菲等人合唱了《香江组曲—回归颂》。

  1998年,张学友和黎明先后宣布放弃“四大天王”的称号,同时也不再参与任何乐坛奖项的争夺。

  这一宣告,是为了给乐坛新人更多机会,同时,“四大天王”的时代,也落下了帷幕。

  张学友成了华人唱片销量最多的歌手,还做了华语乐坛第一部现代音乐剧——《雪狼湖》,在其中出演男主胡狼。

  为了这部音乐剧,他赴美学习了三周的戏剧理论,去学跳舞,还去一遍遍地看国外的经典音乐剧。

  “外国人都有自己的音乐剧,我们自己就没有,所以我就想做这么一个音乐剧,为中国人争一口气。”

  2001年1月,张学友夺得金针奖——一个被称为十大中文金曲终身成就奖的奖项,最大的特点就是宁愿空着,也不会颁给没实力的歌手。

  多年以后,再看两人拥抱的场景,很多人一定会有这样的感慨:盛夏该很好,你若尚在场……

  1996年2月15日,35岁的张学友与相恋十年的罗美薇在伦敦完婚,随后就在报纸上公开了婚讯。

  而在当时的香港娱乐圈,“天王的女人”几乎都是隐姓埋名,生怕被曝光之后,引起粉丝骚动。

  但张学友不管不顾,罗美薇陪自己走过低谷,站过云端,他就要给她一个光明正大的名份。

  1986年,张学友接拍了电影《痴心的我》,与他演对手戏的女演员,就是罗美薇。

  青涩的少男少女抬头对望,瞬间两脸通红,接着立马害羞地低下了头,转身分开。

  后来张学友在演唱会上唱了这部电影的主题曲《月半弯》,他对着台下的粉丝,坦诚直言:

  没过多久,张学友就追回了罗美薇,他曾用“债”这个字,形容两个人之间的羁绊:“离开她没办法,就跟上辈子欠的债一样。”

  “我依然很爱罗美薇,我始终找不到可以替代她的人。既然仍爱着她,我是不可能爱别人的。”

  结婚之后,罗美薇淡出了娱乐圈,成为了“天王背后的女人”,也成了天王不可或缺的女人。

  有了孩子之后,罗美薇就辞掉了张学友造型的工作,不过哪怕她不推辞,也没有工作做了——张学友在罗美薇怀孕的时候,除了领奖,几乎所有工作都能推则推。

  2000年,张学友39岁,两人的大女儿出生,取名张瑶华。这一年,他俩也被评为了香港“千禧年模范夫妻”。

  2005年,二女儿出生之后,张学友甚至还击败了香港首富李嘉诚、全球巨星贝克汉姆等人,夺得“模范父亲”的称号。

  他说,“我不能离开女儿太久。小孩子长得很快,三个月前和三个月后就有很大不同,我不想错过女儿的成长”。

  张学友推掉了大量在内地的电影拍摄计划,只要条件允许,都尽量做到当天往返。

  2004年,陈可辛筹拍《如果·爱》时,恰逢罗美薇怀二胎,张学友百般推辞,陈可辛甚至等了他一年。

  大女儿还在罗美薇肚子里的时候,他就给女儿放胎教音乐,放的是自己的歌《不老的传说》。

  他以为,就算是女儿不会唱着这首歌从老婆肚子里出来,最起码这首歌也会成为一个哄睡神器嘛。

  出道多年,尽管张学友的家庭生活让很多媒体心痒难耐,张学友却总能保护好自己的家人,访谈中也很少提及。

  消息一出,张学友气得对媒体喊话:“假如再有人干扰我的家庭,我会义无反顾地退出演艺圈。”

  老婆、妈妈,两个女儿,一条狗,都排在他前面。甚至在女儿养的小乌龟面前,他都还要当一个兢兢业业地当好铲屎官。

  比如面对主持人问“罗美薇做饭怎样”的回答,他已经学会了滴水不漏:“很好吃!每一道菜都好吃!”

  他说:“许冠杰才是当之无愧的歌神,我只是一个爱唱歌的神经病。”他始终认为,只是因为以前香港太小了,一个人很容易变成焦点。

  如果放到如今的社会,他觉得自己绝不会达到如今的成就:“现在互联网太发达了,所以很多新人一出道就很厉害,跳舞跳到梆梆声,个个都是郭富城。”

  记者问他,怎么看待自己的表情包被疯传,他也只是淡淡回应:“我这人很幽默的,不介意这样乐一乐。”

  面对“逃犯克星”的称号,他也只是轻松地回应:“做贼这件事,你不在演唱会上抓,去便利店也会被抓啊,我也多谢他们来看我的演唱会。”

  有很多后辈曾经请教过他该怎么唱歌,他也曾兢兢业业地教他们,发声方法、吐气练习。

  “因为我们没学过,我们只是用自己的经验,但是你的经验随着累积下去会改变的。”

  自那之后,面对媒体问他“为什么不担任歌唱比赛的评委”,他只说:“当我真的能指导人家的时候,可能会去参加吧。”

  2018年,他先后在国内、泰国、美国、澳洲等国家举行了“学友·经典世界巡回演唱会”。

  50多岁的人了,依旧从头唱跳到尾,不用提词器,也绝不降调,气息稳到令人咋舌。

  2022年5月31日,香港特区政府为庆祝香港回归25周年,推出了歌曲《前》。

  这些活动无关报酬,更不为名利,他说,“我很想做,刚好有人找我,我就去做了。”

  在娱乐圈浮浮沉沉三十余年,岁月成为他的练歌房,生活成为他的舞台,他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,不再辜负每一寸光阴。

  “我很希望自己能做一个见证——作为一名真正喜爱音乐的歌手,是如何走完他的一生的。”

Copyright © 2021-2022 博猫平台网址注册开户 版权所有